首页 >> 行行 >> 行行(目录)
大家在看 龙小山沈月蓉 圣手乡医李长安赵柔曼 夏夕绾陆寒霆小说免费阅读 桃源小村医 我有五个姐姐风华绝代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极品全能学生(极品全能高手) 陈泽渊叶芊夏 逍遥厂医 百里绯月长孙无极 
行行 小羊毛 -  行行全文阅读 -  行行txt下载 -  行行最新章节 -  好看的仙侠小说

五一九 离弦之书(七)

上一章 目录 用户书架 下一章

“我不是来与你争吵。”凌厉的声音也很低。“我也是一得了消息就过来了,他——他的为人我很清楚,如今不过一时激愤。既然他是先送来战书,而不是带着禁军径直杀来,这表示他特意留给我们时间——也就是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

单疾泉已经推门进去:“谁送来战书?”

拓跋孤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将手边一纸书信递给他。单疾泉一眼便先看到了鲜红的“禁”字印符。他然后才看见这张不过尺许见方的青檀宣纸上两行清楚字迹。

“三日为限,尽灭青龙。”

这个笔迹,单疾泉当然不会忘。彼时他以齐整小楷向自己写信,以晚辈的口吻小心翼翼地解释与刺刺的诸种缘由。今日的落笔与之相比显得那么浓烈,但他还是从笔转锋回的细节里认出他来,连带他同样浓烈的恨与怒。

“什么人送来的?”他抑住心中凉意,抬起头。

“你们都认得他的字。”拓跋孤眉心紧锁,“什么人送来无关紧要。”

单疾泉的目光从拓跋孤移至凌厉。“我告诉你他为什么要先送战书。”他放下信,“因为他相信自己赢定了。”

凌厉本以为拓跋孤一定会对这般说法嗤之以鼻,可出乎意料的,拓跋孤这次并没有出声。凌厉不免皱眉:“拓跋这两天的功力想来已恢复得差不多,君黎当日的伤却重得多。即便退一万步讲,他真要寻青龙教报仇,却也绝非对手。”

“是么。”拓跋孤却依然拧着眉,两眼望着一处,似有沉思。

凌厉极少见他露出这般神色,便是此前与朱雀对手多年,拓跋孤亦从未于临阵对敌一事上有过这等并无把握的表现,由不得他不反问:“不是么?”

“你可记得当日朱雀死后,夏琰身上那股煞气?”拓跋孤方缓缓道,“你想必是不记得,你那时一心只想拦着我,恐怕根本没注意到他以重伤之身还硬接了我两掌,我当时就怀疑是朱雀临死前将内力尽数渡给了他。甚至——我觉那内力不在我之下,若非他身受重伤无法如平日般运气,我竟有可能——当时便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你那般急怒要我让开,定要取他性命。”凌厉微微迟疑,“你怕他已身具朱雀的功力……”

“呵,纵虎归山。”单疾泉一旁冷笑。“如今虎要噬人,只怕连骨头都不会与你剩一根。”

“这却也说不通。”凌厉皱眉,“以朱雀临死前油尽灯枯的功力,即便尽数渡与他也不过强弩之末,怎么可能令得一个垂死之人瞬时内力猛涨?况渡力之事也是不易,真是如你这般丰沛内力,要渡至另一个人身上,非数个时辰难以成事,绝非仓促之下能够办到——你确定,不是你心神不宁之下的错觉?”

“我也希望是错觉。但我拓跋孤还不至于连这事是错觉还是真实都分不清。”拓跋孤道,“这几日我闭关之时反复回忆,那感觉只愈发清晰,再是心神不宁也绝不致误判!”

“但如何可能……”

“如何不可能。”单疾泉冷笑。“应该说——如此,才真正说得通了。”

“什么意思?”

“你们难道都忘了。”单疾泉道,“那天最为匪夷所思之事,是朱雀的‘离别’去了哪里——当年在朱雀山庄他不惜伤及白霜也要以之反击,我们始终最为忌惮的不就是他这一手?他那末诀心法,你们当年也拿到手看过,即便如此也并无良策破解,那天他若用了‘离别’,至少如飞定逃不了活命,你我纵然不死也绝讨不了好。他既没有用,这‘离别’之力亦不可能凭空消失,我始终想不透它去了哪里,如今却有个解释了——一边是一个人突然内力大涨,一边是不知去了何处的‘离别’之力,难道这样你们还不明白?虽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但明镜诀心法本就是他自创,个中就里你我都不知晓,这十几年他再有些什么出人意表的精进也非我们能揣度。寻常输渡内力当然需要数个时辰,可‘离别’却是骤然之力,本就与之不同。常人遽然受此大力或难免筋脉胀裂之难,但一个早已熟习同样心法的人,或许就可以承受。如今已过去了这么些天,除了当日教主已感觉到的,夏琰自己原本的修为想来也恢复了几成,照此看来,恕我直言——”

他说到这里,抬目再看了看凌厉,“只有你还会认为,夏琰威胁不到青龙谷。又或者,你本就乐见于此?”

他上前一步,几乎要逼得凌厉后退:“说什么……‘回旋的余地’?呵,若说他不送战书,不将这事公诸江湖,这事还有万分之一的回旋余地,那么眼下——就连这万分之一都没有。你觉得你很清楚他的为人?那你应该知道——他这个人,看似温和忍让,内里却是如何一个孤注一掷的性子,他当初求你教他剑法,就是为了报仇——以此执念他能那么短时间就将你如此狠戾剑法都学至极限——他怎么可能是真的‘温和忍让’?而今又是为了报仇——以同样甚至更甚的执念,在我看来,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他非但是要报仇,而且要以最为狠辣绝情的方式——你凭什么认为他会在最有把握的时候,还与我们什么‘回旋余地’?”

“他有时确会固执,但绝非你说的那样。”凌厉反驳,“我说了,他一时激愤难平,心情遽荡之下写出这样一封战书,再寻常不过,可这未必意味着他就……”

“好了!”拓跋孤忍耐不得,“我不想听你们争这些废话,只问你们,可有办法解决这事。”

凌厉稍许默然,开口:“若真如你们所说——拓跋,如你所言,你我二十年的交情,你该很明白,我当日不肯让你杀他,亦绝不是为了让他有朝一日有机会杀你。我这几日都会留在青龙谷,他若真想动手,也要问过了我。”

“你呢?”拓跋孤看向单疾泉,“你可有办法能阻止他?照你现在说来,是不能了?”

他看见单疾泉一张面孔微沉着,他的心也微沉着。这许多年来,甚至早在单疾泉是个敌人的时候,他就记得这个“朱雀星使”的面上从来没有消失过笑,哪怕大部分时候是假的——那个时候他最为厌恶的便是这张面上的假笑,因为那层伪装令他看起来似乎永远胸有成竹,可是今天——

拓跋孤的心即将沉到谷底的时候,单疾泉的面上忽然露出一点熟悉的笑意来,“教主也不用太担心,毕竟——他人还没有到。”

“你想到办法了?”拓跋孤立时追问。

单疾泉叹了一口,“这么多年,我何时对教主说过一次‘不能’?”

“是什么办法?”

“我还能用什么办法。”单疾泉苦笑,“以他现在的武功,他又是黑竹之首,我总不能以己之短——去刺杀他吧?”

拓跋孤没有说话。单疾泉的身手绝不能算“短”,但一直以来,他那份洞察人心之智与三寸不烂之舌,比身手更长出百倍。十八年前清河郡王张俊奉命带兵扫荡两淮,青龙教原是首当其冲,单疾泉却以一人唇舌之利,兵不血刃说得已近在咫尺的张俊改变主意绕过了青龙谷,他自己亦毫发无损全身而回,直至今日仍被这江湖奉为传奇。如今青龙教所临之境与当年何其相似,如果单疾泉说他要于中途截杀夏琰,拓跋孤当然不会认为是个好主意,可若他是要以某种方式说服夏琰——虽然拓跋孤想不出,如今还能如何说服他——他愿意选择相信。

若这世上还有一个说客能为青龙教逆转这等处境,那么这个人也只能是单疾泉。如果他说做得到,拓跋孤便信他做得到。

“却只怕他……不会容你开口。”凌厉的眉头却还是紧锁着,“那天的事——你做得太过,你去见他,或许适得其反……”

“看来你是不想我与他见面。”单疾泉冷冷看他,“莫非你认为,就让他带禁军直逼青龙谷,是更好的选择?”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怕他现在还未能冷静,你就这么去见他会有危险。”凌厉道,“或者我陪你同去——你告诉我,你打算如何说服他,我来与他说。”

“那就不必了。”单疾泉哂笑,“你不是说你要留在青龙谷,这便要出尔反尔了?还是你自认为当得一手老好人,在他面前,还能卖卖面子?”

凌厉一时没有出声。以单疾泉城府之深,他很少直接用这等话将人说到气结,这次想来是当真对自己有了什么大不满。他想了一想,还是道:“你若有把握,我自然是信你,可你到底准备以什么说退他,难道还不能事先告诉我们?”

拓跋孤亦点了点头:“此行凶险,疾泉,你有几分把握?”

“要说十分,那也没有。”单疾泉道,“不过我与你说过,每个人都有弱点。夏琰虽然这次决心极大,但他的弱点……从来没有消失。”

“你说的是……刺刺?”

单疾泉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事不宜迟,我天亮之前便出发为好。先回去做些准备,告退。”

“疾泉!”拓跋孤却叫住他,后者从正在步入的冷风里停步,却没有回头。

他们都很明白,这一次与十八年前,并不一样。当年的张俊与青龙教没有私怨,不过是奉命行事,只要与他足够多的利益,又令他不至于交不了差,再是看起来难办的事,也不是无隙可乘。可夏琰——夏琰不同。战书的每一个字都透出他的切齿怨恨,最迟钝之人也能感觉得出,不是什么巧舌如簧可以遮蔽,不是什么利害交换可以阻拦,来意愈是单纯,就愈是无从挑拨。

“青龙教回到我手中近二十年,你也回来了十八年。”拓跋孤沉沉开口,“你看见的,我遇过那么多敌人,还从没有怕过谁,更没有哪次至于以自己人作为筹码来交换。”他停顿了一下,“这次也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单疾泉回过头来,脸上已挂着同往日一样的笑意。“有教主这句话,我便放心了。”

他没有再给两人多问的机会,已经转身退去。

-----------

他回到屋里,花了大半个时辰,才将临行前的一切准备妥当。窗并没有开,他隔着窗纸,往外面看了一眼——那个方向,是顾笑梦的小楼。当然不会看到任何光亮,可他知道她在——为此他希望夜再漫长些,哪怕她不会见他的面。

也许这是我们同住在这个家的最后一夜了。他在心里说。

他将东西收好,仔细关好屋门。他在此时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只有十五岁的顾笑梦就敢在这么黑的晚上独自闯到自己屋里来。他以为她是年少无知无畏,可这么多年之后,他才意识到,反复纠缠一个对自己如此冷淡的人,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

正是一夜最黑最冷的时候——夜明明已快要完了,却偏偏还是黑得无边无垠。他慢慢下楼,走过了三个孩子熟睡的小楼,没有过多停留,向宅子外面走去。脚程还是该快些。他想。如果运气好,夏琰还没有出发,说不定还能把他就截停在临安城里。

“疾泉。”便在将将要离开单宅的刹那,他疑心自己是幻听,猛地转头。月沉无声的冷夜,他看见好几日不曾与自己说话的顾笑梦就站在不远处。他怔了一怔。“笑梦……”他口唇动了动,第二句,他才发出了声,“是你……叫我?”

“我听说了。”顾笑梦好像没有时间与他寒暄,“教主让你去见君黎?”

单疾泉只犹豫了一刹就知道没有可能在她面前隐瞒什么。顾笑梦一直是个很聪明的女子,只不过,很少有需要她聪明的时候。

“你也知道了啊。”单疾泉苦笑,“消息还真是传得快……”

顾笑梦忍不住上前了几步,好像完全忘记了这些天的距离与矜持,“他为什么让你去?他难道不知道君黎现在恨你入骨,他不会放过你的!”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行行 更书阁 m.gengshu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站内强推 西游:开局帮冥河强化阿鼻剑 两界走私商 开局编造了灵气复苏 求道武侠世界 行行 业火燎原道衍苍生 巨恶 混天大圣最新章节 史上最狂至尊陆尘天心梦 反派也妖娆 小师弟可太不是人了 武侠开局救了小龙女 仙叶飞莫君如 封七月小说免费阅读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从蜀山世界开始 混天大圣封七月 胡欢 道长,时代变了云松王友德 少林羽生 成仙百万载 仙农天下 我体内有仙府追梦萤火虫 原来我真是主角 青木传 仙界刁民 西游最牛土地神 刚成皇子,就被诸子百家朝贺称帝 我编写了世界 傲视秋霜 
经典收藏 原来我是大道圣人 反派也妖娆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阴箓之主 傲视秋霜 刚成皇子,就被诸子百家朝贺称帝 巨恶 胡欢 成仙百万载 西游最牛土地神 我真的不是天符师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雪魔刀 仙界刁民 名剑英雄传 青木传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沈蔓歌 我能掠夺修炼术法 仙叶飞莫君如 行行 我体内有仙府追梦萤火虫 仙农天下 西游:开局帮冥河强化阿鼻剑 原来我真是主角 史上最狂至尊陆尘天心梦 从蜀山世界开始 混天大圣封七月 封七月小说免费阅读 混天大圣最新章节 业火燎原道衍苍生 
最近更新 胡欢 我真的不是天符师 傲视秋霜 求道武侠世界 雪魔刀 我能掠夺修炼术法 反派也妖娆 西游:开局帮冥河强化阿鼻剑 小师弟可太不是人了 魔神记(原:魔神子戚)(已改)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少林羽生 原来我是大道圣人 阴箓之主 我编写了世界 刚成皇子,就被诸子百家朝贺称帝 史上最狂至尊陆尘天心梦 道长,时代变了云松王友德 武侠开局救了小龙女 仙界刁民 我体内有仙府追梦萤火虫 地府勾魂十万载,我举世无敌 仙叶飞莫君如 青木传 西游最牛土地神 秘语麒麟·一蓑烟雨任平生 名剑英雄传 我在天庭当差的日子 血宋 两界走私商 
行行 小羊毛 -  行行全文阅读 -  行行txt下载 -  行行最新章节 -  好看的仙侠小说